应帝王:四大无为明镜,七窍开而浑沌亡

啮缺问王倪,四问而四不知。庄周未言明四问为何?读者可从庄子文本中自选四问以对,若有情无形似有真宰诸等。四问不知,啮缺为之跃而大喜,何为如此,道一本无所答,此乃明道之表现。故而有蒲衣子之后述。有虞氏不如泰氏,有虞氏为谁?泰氏为谁?或是庄子假借之名。有虞是为.猜测忧虑欺骗诸等;泰是为安宁。是故有虞藏仁得人,未超然物外;泰氏知情信,其德甚真,未受外物牵累。此乃明道之益。

肩吾拜会隐士接舆,无名人问天根,阳子居拜老聃,三者故事皆为天下治问,功盖天下而似不自己,化贷万物而民弗恃。有莫举名,使物自喜。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。此乃明道治国之法,顺物自然无容私预已利,故有无为而有为,无为而有所不为,无为而无所不为之道理。看似什么也未做,实际令万物而使自己亦是什么都做了。

郑有神巫季咸知人之死生、存亡、祸福、寿夭,期以岁月旬日若神。列子见之而心醉,归告壶子。壶子谓列子:尝试与来,以予示之。壶子示之以未始出吾宗。与之虚而委蛇,不知其谁何,因以为弟靡,因以为波流,故逃也。夫子之道为至,又有至焉者?道同为一,列子以为算命之术更高明一等,然道心千变万化莫测,一切皆在变化之中,算命之术矢中静止之物,动态大道瞬息万变怎会分别俗术?

所以列子悟,自以为未始学而归。三年不出,帮助妻子烧火做饭,喂猪就像侍侯人一样。对于世事不分亲疏,雕琢复朴,块然独以其形立。纷而封哉,一以是终。此乃领悟了真道,修行之人怎看挑水劈柴?妙道不失为同理。固守本真,同一不为外物之所动而无异识。

无为名尸,无为谋府,无为事任,无为知主。体尽无穷,而游无朕。尽其所受乎天而无见得,亦虚而已!至人之用心若镜,不将不逆,应而不藏,故能胜物而不伤。明道之俗世表现。不为名誉的行尸走兽,不为诅盟的府库,不为事物的责任担当,不为知识的主体。体悟大道,逍遥自在,尽享自然所赋予的本性而不自现人为所得,虚寂无为!至人心如明镜,物来不迎,物去不送,物来应照。顺应自然,不存私心,超脱物外而不为外物所害。

世人心境常为财色名利之所扰,终生疲役而不知其所归,我们对待世间诸事应以何种心境以对呢?四大无为是否为前述之不知四问遥相呼应?四大无为实为表相之事,名谋事知多变虚幻,不触我精神内核之本真修也。至人之用心若镜,过往不留,未来不迎,目前更是应而不藏于私,方可无有所外损。

南海之帝为儵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浑沌。浑沌待之甚善。此喻颇有三生万物之三角关系方位感妙。道为一,言为二生三者也。言感大道之妙以开七窍为释述,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为何如此?大道为一不持言语,身行顺天应自然则明,是故有前言:大道隐于小成,言隐于荣华。